全球客服熱線
13923120189
在線客服
  • 1. 解答您對榮興源產品的疑問
  • 2. 接收您對榮興源服務的建議
  • 3. 處理您對榮興源的投訴

再见逆水寒手游:你以為只是幾家不銹鋼管廠倒下就完了?更大的?;誶娜喚盜?!

時間:2019/5/23 22:56:08 來源:未知 作者:榮興源不銹鋼 點擊:

逆水寒豪侠战棋棋手等级 www.cobpi.icu

 5月5日佛山市場訊,色彩艷麗的野菇,極有可能會致命;潔白的雪花融化后可能是一灘污水;鮮艷欲滴的玫瑰往往帶著鋒利的刺……看似光彩照人的表面,往往藏著不堪與殘酷。一如,我們的不銹鋼行業,大浪褪去,方知誰在裸泳。

對佛山不銹市場的小伙伴來說,今年的“51”似乎比往年更特別,節后的打開模式是:流浪的太陽(大雨滂沱)、流浪的不銹行情,甚至還直接拋出“管廠去哪兒”的話題——大清早,連著扔兩顆“重炸”:兩家不銹鋼管廠,金xx破產,金Y祥放長假。于是今日不銹市場,霎時嘩然一片!

“作為專業的不銹鋼媒體,你們不應該只做一個‘管廠結業或者破產的現象報道’,而應該就這種現象的背后是一個怎樣的現實,要稍作解讀一下,給這個行業的同行們去思考一下,特別是就大家對成本的思考。這不應該僅僅是材料的問題,而是自己的售價與成本的考量,以前拆東墻補西墻的方式現在還能不能奏效的問題……”,有不銹鋼管廠同行小編建議應該透過現象看本質,呼吁同行應該警醒,不要自作困局。

就兩個月以來,多家管廠關停(包含被動關停及良性結業)的引起的思考,51網經過市場調研歸結,將主要看法提挈如下:

1
“低價競爭”是作繭自縛
苦果終自嘗。

 

“低價競爭”是老生常談的問題。縱觀相繼倒下的管廠,除了意外,更多的是不意外。因為“低價競爭”就是餓死同行、累死自己、坑了下游客戶。

“加工費一旦降下去,想要漲上來就比較難了。這幾年來,你有聽到哪家可以一直低價還一直很能賺的?就算這樣,以前可能還能行,現在如果還在虧著做,我覺得是要小心了……”

不銹鋼管廠A認為。

“像這兩家(指的是一家破產、一家放假的管廠)都是中型以上的規模的工廠,也是之前都做得很好的,為什么他們都會出現相繼出現問題?真的要呼吁一下同行,通過這個事件好好反思:第一,工廠未來的出路在哪里?有沒盼頭?第二、檢討一下自己的成本,是不是如你所賣的那個成本,還是說一直在虧錢做?”

不銹鋼管廠B說。

“有些經銷商覺得可以貪圖便宜,甚至還借錢給管廠,一旦管廠出現問題,自己也被套,可見這低價背后的風險也是不小的……”

有不銹鋼管廠C表示。

2
不銹鋼材料透明化后
很多管廠的“寒冬”就來臨!

 

材料透明化,主要說的是201材料的“同質化”后產業成本趨向透明的問題。所以,這里所指的也是逆水寒豪侠战棋棋手等级的材料問題,與出問題的為啥都是201管廠是相吻合的。按照市場的說法,在大鋼廠的J2、J5推出之前,中頻爐料充斥市場時“低價競爭”的廠家可能“魚目混珠”后還有空間,畢竟做成了產品時再追究出生證是毫無意義的事情。但是當青山J2、誠德和中金的J5相繼巨量推向市場后,同樣的產品性能還有親民的價格使得大小管廠的成本直接拉近,“水至清則無魚”,熬不住的工廠只能宣布退出。

“是巨量的J2、J5加速了201管廠的洗牌,讓他們進入了寒冬;304管廠目前還是比較滋潤的,你大可以報著鼎信的價格接單,拿著XX的材料生產,有空間就還能活。不過也是今時不同往日,一跌價也鬼哭狼嚎……”

有不銹鋼大型供應商認為。

“板材這兩年都比較健康,你會發現板材大家的成本趨向一致,就是沒有所謂的差異化材料,所以大家經營板材現在都比較實實在在,多少錢就多少錢,即使價格有差異,也不會說差異那么大。反而板材現在大大小小的廠家都根據自己產品定位有自己的客戶,也不會說彼此砍得很兇,偏離市場很離譜的價格。”

不銹鋼管廠的觀點。

3
裝飾管需求在萎縮
管廠區域化也在吃掉佛山份額

我們知道,逆水寒豪侠战棋棋手等级的主要需求在廣大農村,或者起碼是四線城市。但是在過去幾年,“新農村建設”已經透支了大量的不銹鋼裝飾管需求,在管廠加大馬力擴量的時候,其實廣大農村的需求卻在減少。

2018宅基地確權后,自建房審批條件更嚴格、審批程序更繁瑣、面積限制更嚴謹。也就是說房子不是想建就能建,再者,房子的消費周期也是較長的,并非吃飯穿衣那么簡單。由此,也就使得裝飾管的需求在萎縮。

另一邊廂,這些年,伴隨著鋼廠區域化的發展,不銹鋼消費產業鏈形成了區域化現象,佛山管廠外遷以及當地不銹鋼管廠的興起,都使得原本屬于佛山不銹鋼管廠的份額被蠶食。

身處佛山不銹鋼大市場,可謂是“腹背受敵”。

4
經營
是否本份?

“天災人禍,做生意是否踏踏實實,吃苦耐勞直接影響到你的后續經營。你說天降橫禍,那是不得已。但是自己作死,那就活該。你付出在哪里,你的收獲就在哪里……”

有業內人士發表的有關管廠結業的看法。

“資金、人工漲,原料、輔料漲,但是大家都是面臨同樣的情況的,你物價不也漲嘛,這不應該成為經營不下去的理由。撇開材料、成本,我認為還有一個關鍵,就是是否踏實經營、本份做事,帶著賭性來做,必然要冒很大風險??墑嗆鼙?,我們行業,很少做到不去賭的,似乎不賭一下覺得可能就得干不下去了的那種,進入了一個死胡同……”

局中人也表示進退維谷的無奈。

“我很擔心,如果有些群體是涉及到聯?;蛘呱拚說幕?,會不會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?一家倒下,牽連到其他家?若然要融資,就必須建立在有穩定的、順暢的盈利前提下。如果借高額利息,在這個行業沒辦法賺錢,那也是很可怕的……”

 

有業內人士擔憂。

 

 

 

正如客戶所說,現在也許是到了“最危險的時候”,需要比耐力,比誰能熬。嚴冬過去春天會來臨,但是春天有多遠,誰也不知!

但行業就是這樣,鳳凰涅槃,過程是痛苦的,但只要堅持,就會“浴火重生”。